律师文集

律师文集

您当前的位置: 武汉知名刑事律师 > 律师文集 > 故意伤害>正文
分享到:0

许女士的衣服上沾满血迹

许先生用手机拍下妻子昏倒一幕

9月11日,市民许先生和许女士带着一车的土特产高高兴兴从老家返回济南,在回到所居住的保利·芙蓉小区时,与门口的保安发生了口角,谁知冲动的保安竟然摸起一根钢棍砸向许女士的脑袋,许女士一下倒在血泊之中……目前,许女士仍在医院观察治疗,警方也已介入调查。

事发省城“保利·芙蓉”小区

警方已介入调查

■ 怒·语录

我就不明白了,一个1米8多的男人,怎么会用钢棍去打女人!

何况我们是小区的业主,他们是小区的保安,怎么能下如此毒手! ——被打者丈夫许先生

回忆

从老家带回土特产

想通过电梯搬回家

11日下午3点半左右,许先生和许女士开着车从胶东老家回到了济南,来到所居住的保利·芙蓉小区,看到从老家带回来的一箱梨,一大袋子苹果,还有成包的芋头、土豆等土特产,该怎么弄上楼?俩人犯起难来。

“我们小区里面没有地上停车位,只有地下停车位,我们还没有买,所以汽车平时都是停在路边的。现在车辆后备厢里面的这些东西,从外面搬到家中十分麻烦。”许先生告诉记者,当时他们想把车开进地下停车场,暂时借用一下,把这些土特产搬进地下一层的电梯,直接运到楼上去,“我们把车开到了地下停车场的入口,想和保安商量一下,给我们提供点方便,让我们开进去,搬完东西再把车开出来。”

意外

没买车位不让停车

业主保安发生争执

“我们有规定,没有买停车位,没有卡,不刷卡不能进来。”地下停车场门口一位身高1米8多、身体强壮的保安看也没多看,在知道两人是业主的情况下,直接回绝了他们的要求。

“车里有东西,搬完就走。”许女士继续和保安商量,“你们是为业主服务的,能不能体谅一下啊?”对方依旧是不理不睬,看到自己小区保安的这种冷漠态度,许先生走下车来问,“那我们怎么搬上去?你给我搬啊?”

保安一听这话,不屑地回应了一句,“我才不给你搬呢。”这时候许先生火也上来了,“你不搬我把车停在这里了。”对方依旧不示弱,“停就停!”许女士也有些生气,“你怎么这个态度啊,我看看你的胸牌号。”双方就这样争执起来……

震惊

冲动保安挥起钢棍

女业主昏倒血泊中

双方争执不下的时候,那名保安又叫来了另外两名保安,许先生一看这两位保安非常眼熟,于是把情况跟他们说了一下。这两名保安立即表示,像这种情况,物业为业主在门口准备了类似超市购物车一样的推车,可以帮着许先生他们把土特产运上楼。

许先生感觉这两个保安的态度很好,更对那名保安的冷漠做法不满,而对方也憋着火,于是双方又争吵起来。这次争吵中,那名保安竟然摸出了一根约1米长的钢棍,朝着许先生比划。

眼见保安失去理智,许女士往前走了一步,“你把钢棍放下……”话还没有说完,保安竟然挥起钢棍,狠狠打在了许女士的头上,毫无防备的许女士应声倒在了地上,鲜血汩汩流出……

事后

病房里站了20分钟

保安挤出声“对不起”

昨天,小区门口的其他保安都对这件事情三缄其口,说起那位保安的为人,也只是表示,“他平时不住在宿舍,平时也就是交接班的时候说两句话,对他的为人不是很了解。”

许先生告诉记者,许女士住院期间,打人的保安被保释出来后,也曾经在物业人员的陪同下来过医院。许女士说,“当时他就站在病房门口,站了大约20分钟,我正在接受治疗,没和他说话。最后他离开的时候,我听见他小声地嘀咕了一声‘对不起’”。

被打者丈夫:

有钱保释保安

没钱交住院费?

“当时我杀了他的念头都有,但是更担心他继续伤害我妻子。”眼见着自己的妻子倒在血泊中,许先生震惊了,向打人的保安冲了过去,但很快就被另外两名保安拉住了。

许先生拨打了110报警。警方赶到后,把打人的保安和证据钢棍带上了警车。随后120救护车赶到,把许女士送到了医院,物业方面来了两个工作人员,“当时我妻子病情不是很清楚,我们要求住院,物业方面却说,他们财务出差了,现有的钱押在派出所了,我们只能自己先住上院了。”

许先生告诉记者,到现在,物业方面处理事情的态度都非常消极,“他们花钱把保安保释出来了,但是却不管我们住院的事情了。”

物业负责人:

谈到医疗费时称

钱都押派出所了

昨天,记者来到了保利·芙蓉小区,见到了物业方面的负责人,对方表示,“打人是不对,但是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了,具体的情况我们并不方便多说。”

记者了解到,对于没有车位的业主,物业方面也准备了推车方便他们搬运东西,如果当时保安将情况好好给业主解释清楚,应该可以避免事情的发生,那么保安为什么没有这样做呢?对此,物业方面的负责人表示,“根据我们的了解,保安自己并没有看到他车上有什么土特产。”

不管怎样,保安打业主,本身就是十分恶劣的行为,物业方面是否有相关处理意见呢?记者了解到,目前打人保安已经被停职,至于是否会被开除,物业方面表示“要看情况”。

至于受伤业主的医疗费问题,物业方面更是一笔带过,“钱都押在派出所了,具体多少不方便透露。”

受伤女业主:

我怕他打我丈夫

没想到冲我来了

昨天,记者在医院见到了许女士,头上扎着厚厚绷带的她,现在还是不时恶心、头晕,一起床就想吐。医生告诉记者,许女士当时头上有多个口子,还有肿块,并出现了轻微脑震荡的情况,“脑内有无积血和其他损伤,还需要进一步观察。”

“当时丈夫和保安的情绪都非常激动,尤其是保安拿出钢棍的时候,我的心里十分不安。”许女士告诉记者。“当时我就害怕出事儿,心想他不可能打女人,很可能会去打我的丈夫,于是我往前走了一步,想要劝说他把钢棍放下,没想到他冲着我来了,剩下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。”

许女士告诉记者,她从来没有和别人打过架,这样的事情对她来说是一场不愿回忆的噩梦,她希望打人者应该受到应有的处罚。

■ 律师说法

打人是故意伤害

物业应承担赔偿

昨天,记者就许女士的遭遇咨询了山东康桥律师事务所的陈宾律师,他听完记者的描述非常震惊,“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,保安这是故意伤害,一定会受到法律的惩罚。”

现在许先生的妻子还在留院观察,公安机关也会对伤情进行鉴定,“如果鉴定结果是轻微伤,那么保安会受到行政处罚,接受罚款和拘留;如果鉴定结果是轻伤或重伤就构成刑事犯罪,会被判刑和坐牢的。”

此外,保安这是在进行维护小区治安的工作,代表了物业公司,他对业主造成的财产损失和身体伤害,都应该由物业公司承担赔偿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