律师文集

律师文集

您当前的位置: 武汉知名刑事律师 > 律师文集 > 故意杀人>正文
分享到:0

  因提亲不成,倍感羞辱的宁夏农民胡生贵为讨要恋爱期间花费的近4万元血汗钱,将前女友母女两人刺杀身亡。“事到如今,我啥也不说了,人是我杀的,但最大的不公平是她们欺骗了我!”10月21日,胡生贵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在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,面带微笑向法庭陈述案情的他,在讲到杀人动机时,突然开始哽咽。法庭没有当庭宣判。

讨要说法

为4万血汗钱行凶

  今年5月14日凌晨,榆中县张氏母女被人刺杀身亡,凶手为张某女儿金某的前任男友胡生贵。这名31岁的宁夏彭阳县农民,行凶后将凶器扔到院内水窖里,身着血衣乘车离开。刚走出数里路,就被当地警方拦截。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胡生贵提起公诉。

  庭审时,胡生贵始终面带微笑向法庭陈述着案发经过。2007年5月,胡生贵在内蒙古打工期间,认识了榆中县女青年金某,两人很快确定了恋爱关系。金某向胡告白“不管家人反对,我生死都是你的人”。而胡生贵也花去了近4万元的毕生积蓄为迎娶金某做准备。然而,当胡生贵先后4次前往金某家中提亲时,却遭到金母的强烈反对。今年5月,在北京打工的胡生贵在电话里再次向金某讨要说法,要么定亲要么退钱。但是,金母一句“女儿已经许给人家了,你再不要死皮赖脸纠缠”的言辞,将胡生贵彻底激怒。胡生贵从北京怀揣一把匕首,辗转换车来到榆中县,又在大街上购买了一把菜刀伺机报复。5月14日凌晨,胡生贵敲开了金某的房门,金某诧异地骂道“你死来了吗?”胡生贵当即回答“我是死来了,但要你先死在我前头”。随后,两人撕扯在一起,金母闻讯赶来拉架。但两女子哪是胡生贵的对手,金某母女俩很快连中数刀倒在血泊中。乡邻们闻讯立即报警。

承认罪行

却无力赔偿受害人

  “4万元血汗钱对我一个农民,是天文数字啊。为了她,家里人给我说了几门亲事我都推掉了。”胡生贵向法庭陈述到这里时,开始哽咽。“事到如今,我啥也不说了,人是我杀的,但最大的不公平就是她们欺骗了我,我也后悔没有靠法律来要说法。”胡生贵在最后陈述时发出这样的感慨。

  胡生贵听到金某的父亲和姥姥共提出了总计34万余元的民事赔偿请求时,依然平静如常,“我愿意赔,但那4万元钱已经把我掏空了。”经法庭允许,胡生贵转身扫视旁听席后看到了自己的家人。胡生贵的哥哥几次举手示意,胡生贵却视而不见。他提出愿意委托外甥代为赔偿。其外甥王某似乎没料到舅舅会向他提出请求,半晌没有任何回应。当法庭提示王某表态时,王某大声说:“我家里只有两头牲口,咋赔?”此时,胡生贵的哥哥突然起身,连声向法庭提出“我能赔一些”。令人意外的是,胡生贵却摇头示意不需要。法庭遂宣布,民事赔偿开庭调解无果,庭后再作调解。若调解不成将与刑事部分一并宣判。

  庭审结束后,神色凝重的胡生贵的哥哥长叹一声“太意外了!”并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请求。